因為Dona的關係,我在Bilbao度過了閒散的四、五天,有一日去看了古更漢美術館(與裡面的展覽),還約好了午飯後和Dona的好友們見面。經過巴黎九日,我將包袱內所有衣物盡數取出拿去洗,因此就穿著Dona的衣服(極不合身),圍了在跳蚤市場買來的一條藍色紗巾,以亂遜一把的打扮遊逛博物館。

 

 古更漢美術館和Buby重點在後面的古更漢美術館與Buby花狗(Jeff Koons的作品)

和Dona約定了3小時之後,她將到博物館門口接我。其實我看展覽的時間總是很短,習慣逛一圈快速瀏覽,再選定喜歡的、有感覺的作品細看,沒興趣的則完全不看,通常一至二小時就可以將展覽逛完了。Dona很不滿意我這樣走馬看花的方式,(她自己看一次展覽至少花四個小時),於是規定我一定要好好走遍整間古更漢的展覽室,還要看滿三個小時才准離開。

 

 

古更漢美術館在台灣可能已經被貼太多政治標籤了,不過Frank Gary的建築確實很好看,我必須說真心話,光是在博物館外就耗掉我不少時間拍照遊覽。以下也是真心話,如果相機不是太好,技巧或美感也不是太厲害的話,去買博物館裡販售的明信片就好。古更漢美術館的風景明信片拍得非常美,我都拿來寫掉寄掉了,後來仍念念不忘請Dona回台時幫我買幾張。而博物館外還有一個大地標-Jeff Koons創作的大花狗,當地人暱稱牠「Buby」,Jeff Koons剛開始做Buby的時候遭遇過一些反對,但後來可能時間久了,畢爾包人看著看著也順眼了,展覽都過了竟也不想拆掉。每年政府都還得花大錢給Buby澆水,換造型。

  

時至今日,我已幾乎忘掉當日在博物館裡究竟看過哪些平面展覽,一整個歐洲旅行都在看展覽,除非日後見到藝術家的作品才會又想起。偌大的古更漢博物館內部呈現米白色的基調,某些牆角或展示室還是會因外部的皺摺設計而受到影響,出現一些未被完善利用的畸零空間。儘管這樣,在這座現代化的博物館內看展覽依然是種享受,我只記得當視覺已無法繼續承受這些展品的負荷時,剛好走進Bill Viola的回顧展,我站在那兒將近四十分鐘,將三面牆上的錄像影片全部看完。其中一面牆出現一群在森林裡走著,夜晚紮營的人;第二面牆是街上一棟房子前,有許多行人穿過;第三面牆上呈現遠鏡頭下的海邊小屋,與屋裡的人。

 

乍看之下,會覺得作者只是把鏡頭架著無意識地一直拍,而耐心把影片看完,才會發現其中的詭異與起伏。這竟然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安靜地,且有充分時間好好地看Bill Viola的錄像裝置,原來有這麼多意思可以慢慢咀嚼。

 

走出展場,已接近中午,和Dona碰頭之後,她帶我去一間「食堂」吃午飯,這兒大抵都是學生來光顧,有點類似台灣的自助餐聽,價錢便宜也能夠飽食一頓。

 

午飯後,我們在市區一間咖啡廳裡和Monica、Amaila見面,Monica幾年前曾跟著Dona回台灣玩,又在英國住過幾年,英文說得比較好。另一位Amaila是個圓臉粗眉的女孩,聲音非常的甜潤好聽,是藝術學院的學生,也是Dona在Bilbao最好的幾個姊妹淘之一。她是個嬉痞,個性也像我們粗淺了解的嬉痞典型-天真溫柔又與世無爭,並且盡可能地「保持天然」,(例如:天天洗澡就不太天然),不過我已靠她很近卻也沒聞到什麼令人不悅的氣味。Amaila宣佈接下來的時間都要說英語,不再說西班牙文,除非我問她們,雖然她自己英語說得不太好,但這樣才可以讓我盡可能了解到她們的談話內容,而不會被晾在一邊格格不入。

 

於是我馬上就喜歡上了這個妞。

 

Amaila帶來一項功課,是她的某個朋友希望有人能寫幾個中國字給他,我們問她想要什麼字,她拿出朋友的紙條,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我總是還有」五個字。Amaila問,這是什麼意思?一時之間我們誰也答不出來。 (難不成要說"I always have something"嗎?)

 

她還十分週到地準備了白紙、黑色顏料,和水彩筆,可惜這三樣東西和文房四寶中的「筆、墨、紙」相去太多,我們只得挑圓頭水彩筆充數,邊寫還邊得整理開叉的筆毛。

 

咖啡才喝不到幾口,我們一桌四人趴著拼命寫「我總是還有」,Dona寫得最好,我則是一邊換筆,字也寫得忽大忽小,亂七八糟,自己看了都覺得很好笑。

P1010348      Amaila描紅 Amaila認真跟著影印稿在描字

P1010347 啡店招牌和美麗的鑲嵌玻璃

P1010355 優雅讀著信的老紳士

 

寫完了字,說要等另一個朋友來,趁著空檔時間拍了一兩張咖啡店裡的照片,和一位穿著很old fashion的老紳士(我對有點年紀的老先生特有興趣)。

 

 而後,我們離開了咖啡店,進了畢爾包市區,畢爾包市區有和Frank Gary的建築一樣流利而現代的街道市容,也有像基隆港邊一樣的舊街,不管是哪一種面貌,都帶著畢爾包(而非西班牙)獨特的韻味。走進了街巷,也走進了城市最深處,走進小酒館裡,拿著小碟裝的Tapas和酒,就在人群駢肩雜遝的路邊喝了吃了起來,然後是一間又一間不同的小酒館,一杯又一杯酒。

DSCN9841 DSCN9840 DSCN9844

 

我盤著腿坐在地上,靠著酒館外的石牆,微醺地捧著杯子,寫名信片。心裡想著,也許這才像是我所要感受的西班牙,沒有人聽得懂我的語言卻仍與我並肩坐著把酒言歡,我胡亂的字跡寫著那時感受到的快樂與自由氣氛,並把它寄給一個記事本上抄著他的地址,而現在也一點都記不起那是誰的一個朋友。

 

【前情提要】

【2004‧夏】西班牙Bilbao - Ello的廚房

【2004‧夏】西班牙Bilbao - 這是一個港口

【2004‧夏】西班牙Irun - 邊界小鎮

 

 

 

創作者介紹

夢遊號

parag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