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o準備的沙拉

 Ello是Dona的房東,是一位四十多歲,笑容溫暖可掬的單身女子。原本在一般人的假設裡,單身的女房東聽起來就等於難搞精,可是Ello偏巧和這個假設正相反。

 

她把房間漆成浪漫鮮豔的色彩;她很愛小孩子(她從莫斯科領養了一個女兒,兩人感情很好),並對我們說,如果未婚懷孕的話可以考慮把小孩給她撫養(我相信她是真心的);她有一個秘密的戀人;她勤勞且整潔,每天燙衣服;她有著父母親那一輩人的傳統美德,卻又可以用新的角度接受這個新世界的變化;她招待遠道而來的朋友們和藹親切,親自下廚為每個客人準備菜餚與煮咖啡,她對Dona的照顧與愛心就像Dona在西班牙的另一個媽媽一樣。

 

 

據說,每一個造訪過Ello家的Dona的朋友們都會愛上Ello,他們還票選過西班牙最佳旅遊地點,答案是:「Ello家!」,我的答案也一樣。經過十天在巴黎的奔波,抵達Ello家時,那觸感柔軟的枕頭床褥、熱水澡、新鮮可口的沙拉、煎蛋餅(patatas),就像熨斗一樣熨平我疲累粗糙的身心。(還有晚間的仕女蜜蠟除腳毛課程,讓我體驗到有雙歐洲仕女光潔的腿的滋味)

 

而在Ello家,最可愛的角落就是廚房,那是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小小的白磁磚廚房,光線明亮,爐具流理台之外有一張小餐桌。每天早晨,他們在這兒煮咖啡,Dona堅持每天都要吃早餐,在我們出發去塞維亞的當天還因為她一定要吃早餐而差點錯過機場巴士。Ello做兩份工作,中午休息時間她會回到家,做一頓較豐富的主食料理,通常是麵、餅或飯,晚餐就只吃簡單的蔬菜或水果沙拉。西班牙菜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馬鈴薯蛋餅了,到哪兒都吃這個,Ello做的馬鈴薯蛋餅則是我吃過最棒的,新鮮的馬鈴薯切片加上大量蔬菜與生火腿,在滾得咕嚕冒泡的蛋汁中滑動,是綜合又豐盛的味道,好像在說,即便是馬鈴薯蛋餅這樣便宜的東西,也能有精采演出。

 

我非常難忘,女生們穿著寬鬆T恤與睡衣,抱著腿窩踞在廚房椅子上聊天的時光,我們一句中文一句西文,只靠著Dona的翻譯交談著旅行的心情,家鄉的故事,學短短的西文單字。Ello說,Leona要是每年暑假都來這裡,一定很快就能學會西班牙文,「以後會講得比Juanito還好喔。」(註:小黨的西文暱稱) 剛回到台灣時,我每天都想念著Ello的廚房,在那裡,我不是只會哭泣的無助女生,而是只帶著一個包包,隨時都能出發去遠方的Leona。

 

 

創作者介紹

夢遊號

parag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